東北季風

安安這裡是季風~
灣家人!!!
目前在每天在坑裡潛水

是個不產糧的廢人

無論在哪都是潔癖過激派玻璃心,雷的CP多到數不清,除了主推的幾對外,基本都雷←本身就是個雷包

【MHA/轟出】〈日記本的最後一頁〉

忘記是看到哪一個三十題裡的題目了,不小心就想到了借筆記本

如果綠谷出久不管筆記本還是日記本都用同一款的,感覺很容易拿錯www

好像不小心提了一點點點麥相,轟焦凍表示對老師們的基情沒興趣(沒有這樣說##

不知道角色描寫的狀況怎樣,我不想面對現實(

套句學妹說的話,不是作者寫的通通都是角色個性偏差啦!(*現實逃避中

01

綠谷出久有著寫日記的習慣,都是除了筆記之外,用以寫下一些私人秘密的記錄。

他偶爾也會翻著那些永存當下心情的文字,並且感嘆時間的流逝。

除了自己之外,永遠不會有人碰觸到這些秘密的──

他原本是這麼以為的。

02

「綠谷。」

放學的鐘聲打響,半數的同學都離開教...

偶像/おそチョロ

#速度松60分一本勝負

第一回:偶像


我是希望它看起來是おそチョロ啦 

※死捏他

※此偶像非彼偶像

那是一條詭異的巷弄。


チョロ松這次出差的地點畢竟地處偏僻,必須換車才得以回到住處,也是遠得夠嗆了。

停留這座偏遠小鎮時,便在前往旅館的途中路經這條小巷,充斥奇怪氛圍的巷道,似乎被當地人以「古玩街」稱之。

才抵達下榻的旅館房間休息片刻,熱情的領路服務生相當敬業地將消息奉上,直逼專業的推銷員;チョロ松僅只點頭,對這個訊息甚是不以為意。


翌日,察覺下一班回家的車班還得等上大半天,他只能摸摸鼻子認命;買了車票後,便揹著行囊在街上漫無目的...

【カラトド?/討食】(獻給我的女神Iris太太)

0925Iris太太我的女神生日快樂!!!!!!


\\  @松野 Iris*  太太生日快樂 //


我是壓死線小天使(; ・`д・´)(媽的壓死線還敢說


這是為了太太趕出來的600+小品文喔

完全意義不明,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,請笑納(^_-)-☆


反正可以接受材木跟速度的孩子們請進(∩´∀`)∩


「欸,カラ松哥哥,那個我也要──」

末子的撒嬌在這個家總是不時上演。


哪個兄弟又被哪個兄弟挨著蹭食也不是少見的事,照理來說大家都習慣...

這裡也放一下松cp雷包表好了(←說這個人是雷包,去哪都會被踩到地雷)
雖然我在lof潛水這麼久,還真沒遇過踩雷的太太,為了預防不測還是先放吧!
表格下面有一排「苦手」,其實那排都是大雷,我發現自己應該改的QQ

雙向誤解(六)

※カラ推不要追殺我拜託


這日,黑道某個據點一點都不平靜,幹部的辦公室房門緊閉,裡面卻傳出整片玻璃被砸碎的聲音。


「你剛才說什麼?再說一次,カラ松。」


「……我強上了トド松。」


還以為自己聽錯了,カラ松的話讓自家大哥火大到連連揍了他好幾拳,大多落在臉上和腹部。


自覺造成不可抹滅的錯誤,カラ松從聽完おそ松的話之後,直愣了半天,連被揍也打不還手,恍惚在自己造就的「現實」當中。


看著弟弟們一個一個都這樣,おそ松不禁氣惱自己,怎麼就沒早點把那兩個弟弟的工作內容解釋清楚呢。


「很好,現在你知道你誤會他也來...

[魔女姐妹/速度松おそチョロ/材木松カラトド]

噗浪小段落總整理……吧?

01~05每一段的時間地點cp組合都不一樣
01&02是年方10歲的魔女族兒童^q^
03&04是材木
05是速度

電子→其實是兄弟的魔女姊妹

背景設定

※這裡設定魔女是一個種族,母系社會

女孩子可以學習魔法,男孩子沒有天賦就只能學習熬煮魔藥,如果有天賦就要一輩子穿女裝才能學魔法

所以魔女族看起來才會女人比較多

結婚生育的方法有三種:一種是魔女(女)找普通的男孩子結婚生子;第二種是魔女(女)跟魔女(男)一起過一輩子(←對就是像朋友說的那樣,看起來是百合其實是BG);最後一種是找外族結婚

01

「你也差不多該習慣了吧?」チョロ松嗤...

[速度松/おそチョロ]交際障礙

相棒132645群第八回速度松題目:社交障礙

※死捏他

我寫完了,我要消失避難(why
很可怕,不要問

01

我們松野家的三男,找到工作、離家獨居了,早出晚歸的生活,難道就比待在家裡好嗎?


02

那件事之後過了多久,其實チョロ松自己也記不清了。


與其為了無法挽回的過去傷神消沉,還不如讓自己忙碌些,藉此忘卻傷痛。


於是他很快找到了工作,揮別家人,搬進公司宿舍。


為了早日習慣工...

[材木松/カラトド/來自黑森林的情書]

郵差カラ×花店店長トド

※相棒132645群 第八回材木題目:情書

→梗來源:鄭華娟《黑森林的愛情樹》國中時超喜歡(久

※跟傳說不一樣我以前一直想那個樹洞會塞爆吧,怎麼可能不整理裡面的信←

副標題:在花店買花送給店長的智障郵差

看準黑森林愛情樹傳說帶來的商機,トド松在黑森林外經營了一間花店,在後院栽種、挑選長得好看的花販賣,日復一日,不假他人之手,久而久之也擁有一票熟客。

森林外待久了,總會注意到來往的人,特別是固定出現的那些──比如說總是出入黑森林的那位郵差。

 

愛情樹的傳說他清楚得很,畢竟就是以此維生,說嚮往嘛──或許有也或許沒有──現實只能讓他竊喜...

[カラトド+おそチョロ+數字松/假戲真做]

※2016CWTT16認親短篇


※片場paro松主26&13


※原本說要主材木的,結果是披著材木皮的速度


※修改完之後,全文2600字,爽!


※其實搞不好是弟松+速度+材木


「嗚哇,導演又在騷擾女演員了……」

「放心吧,他只是這行為有點煩人而已。」

「誒?怎麼這麼說?」

「你不知道嗎?我們的導演是gay喔──」

「哈?那我們男性工作人員不就……」

「而且他的同居人也在片場。」

「真的假的……啊,是製片……監督被揍了,看起來好痛喔──原來他們兩個是那種關係啊?」

「這圈子的關係遠比你想的複雜多了,哼哼...

[おそチョロ/夢遊]

#おそチョロ群60分一本勝負→

第十四回:夢遊


應該算r15吧?我覺得沒進去都是r15啊


這不是チョロ松第一次發現自己沒有醒在房間裡了。


薄毯披在自己身上,兄弟中可沒有這麼體貼的傢伙,八成是媽媽蓋的吧。


這次醒來,一移動腿,胯下甚至傳來一股尷尬的溼潤感。


該不會是夢……


他臉色凝重,先是疑神疑鬼地左右顧盼,確定起居室沒人了才站起身,捲起薄毯、夾緊大腿,鬼鬼祟祟地上樓。


已經不記得是從何時開始的了。

明明晚上在被窩裡睡著,起來的時候卻在起居室、儲藏室或走廊上,一開始家人還會被嚇到,久而久之也就沒人管チョロ松到底睡在哪了。...


面具

#おそチョロ群60分一本勝負

→第11回:面具


其實根本是妖怪paro


題目無能、面具根本不是重點但是想不到標題


チョロ松忍著右邊眼眶裡的劇痛。

實際上,早在眼球被熟悉的村人活生生剜出來時,他就疼得尖叫,而現下並非不痛,只是單純叫不出聲音罷了。

五花大綁阻止不了蜷曲的肢體,長年累月養護的肌膚都給粗糙的繩子磨得通紅,可臉上的痛早已隨著神經蔓延開;左眼看出去的畫面愈加清晰,反而更加深了右眼窩的痛。

自チョロ松左眼疼出的淚水沾濕木質地板,迷濛的視線中,他看見一個人影朝他走來,將他半扶起、靠在來人懷裡,擋在額前的瀏海也因此被掀開。

彼...

雙向誤解(五)

※重發→原本的時間是8/19 19:26


因為被吞了兩次所以我放圖可以了吧


第一次放長微博(鏈結在最底下)


 ※再說一次totty對不起←totty推


※我真的想揍次男(?


※阿茲洗的粉絲請小心服用            不過他本來就是18秒路人啊誰能阻止我把他寫的很賤?    


很對不起留言的朋友、但是被吞我就把它刪掉了,留著傷心...

[おそチョロ/反應遲鈍]

#おそチョロ群60分一本勝負


→第13回:おそ松菌/チョロ松菌


唉唷大遲交,寫到最後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三小XDDD


然後還隨便想了一個篇名……


……好啦隨便←棄療


「……這是怎麼一回事?」チョロ松打開六人同寢的房門,看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畫面,發現自己根本已經無力吐槽。


成群結隊的微型おそ松與微型チョロ松在房間內為非作歹,有的爭吵、有的打群架,有的甚至互相結伴同行自己欺負自己;逗得おそ松哈哈大笑,只差沒有笑到岔氣。


這都什麼畫面啊──


チョロ松走入那個瘋狂的空間,反手將門關上,大步朝向長...

©東北季風 | Powered by LOFTER